山东高球鲁商
袁波:好奇是最好的老师
    当别人不明白的时候,他明白他在做什么;当别人不理解的时候,他理解他在做什么;当别人明白了,他富有了;当别人理解了,他成功了。袁波说:“一个企业家的成功就是要明确的知道下一个目标的标准是什么。”基于此,他一次一次的树立自己明确的狩猎目标,一次又一次的成功将之俘获。
 
 
 
   
 
 
 
   袁波:好奇是最好的老师
   
    他是一个难以用言语界定的男人。举止优雅,谈吐得体,穿着简单却不失性情,在袁波的生命中充满了变数,几乎每一次事业的转型都充满了悬念或者说是惊喜。
   
    2002年,放弃5%的房地产公司股权,80元租金,平租房,销售代理,第一桶金。简简单单的几个词概括了他的起家史。如今的袁波无疑是成功的,回首过往,当年的事业远不是说说这么简单,其意义无疑就像一场代理市场的拓荒运动。
   
    有人质疑,“凭什么人家的房子要雇你卖?”
   
    有人退却,“这样的想法莫不是痴人说梦?”
   
    但是,袁波至今谈及此事仍兴奋如初:“从没有想过结果,也没有计较得失,抓住市场机遇,更重要的是前瞻。”袁波说:“如果当时闪过一丝疑虑或者有些许对未来的担忧,就没有今天的我。深思熟虑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成功的品行,但是在我这里,我更相信自己的直觉。当我对一个领域好奇的时候,我就会探索。”
   
    他没有刻意去追求什么,不放弃,不回避。面对每一个新领域,他都全力以赴,因为没有恐惧,所以从容以对。
   
    庶•码时代的空间ID
   
    二维码对于常人而言,熟悉却并不熟知。它会出现在请柬上、海报边、宣传广告里……一夜之间,二维码充斥大街小巷,袁波笑,用他们团队的话说“2012年就是二维码宇宙爆炸原点年。”二维码的发展和应用是大势所趋,未来的物联网时代,就是二维码的朝阳时代。而以二维码建立的空间ID,将第一次把实体空间和虚拟空间链接起来,使得我们这个三维空间演变成一个全新的四维物理联网空间。
   
    对于庶民而言,好奇是求知的前传,而对于商人而言,好奇就是商机的先兆。
   
    近期,北京知迅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一场声势浩大的“庶•码时代开创者大会”引起业内人士的高度关注,这便是袁波团队开发的一种全新的“庶•码”世界。
   
    “ID”是3000多人的会场上被人最多提及的词汇,当所有人还在兴叹腾讯超过2亿的用户,以为这才是其王道的时候,它真正制胜的法宝却在无意间被人忽略了:个人虚拟ID——QQ号。正是这样的一串数字,在合适的时间被中国的第一批网民所接受,从而几何增加,最终无人不有,才铸就了如今其互联网大鳄的江湖地位。
   
    因为无论是功能应用、个人交际又或者购物、游戏或者通联,说到底都需要每一个人有一个独立的身份识别,谁拥有并掌握了最多的身份配备,就会像雪球效应一样带来更多的用户黏性和应用扩展。这一点,简直等同于现实世界的国家机器,因为只有公安局才是每个人公民身份的唯一或者叫垄断管家。只不过,身份证号是一套社会ID,而QQ号是虚拟ID而已。而深思之后,居然发现,这远不只是人类的专利,竟几乎是这个世界的普世法则。袁波说,可能我们不是第一个发现这个事实的团队,但是我们绝对是第一个将其付诸实践的团队,并且这是作为中国首创而诞生的IDEA。
   
    世上没有两片同样的叶子。自然中,决定物种各异的并不是形态,而是基因,决定物体各异的并不是成分,而是分子构成。因此当我们等而视之的时候方发现基因和分子正是自然赋予万物的ID。
   
    于是人类“借题发挥”,又将其以条形码的形式赋予商品,便构成了商品的ID;又将其以号码的形式赋予居民,便构成了居民ID;又将其以字串的形式赋予网络,便构成了域名ID;甚至将其以坐标的形式赋予地球,便构成了经纬识别。然而,当时间行进到移动互联的今天,当人手一部的智能手机从一个简单的通话工具演变成为一台多功能终端的时候,就相当于人手有了一种区别于眼睛、语言以外的新的ID识别系统,最简单的范例便是可以用手机去识别商品ID,这其实无形中为一种惊人的理论创新创造了前提。
   
    这一创新便是——袁波和他的团队要为大众展示的“空间ID”,让所有的用户都成为“码客”,开创一个中国人的“庶•码”时代。

   
    为庶民造梦的知天使
   
    和起初听到这样一套方法和理论时的感觉一样,笔者对于此所认为的是不过是又一种二维码的应用而已,但当袁波将“未知庶”的概念抛出来的时候,一种耳目一新和对庶码更深的理解则油然而生。
   
    微博来自于美国,它其实是一种信息的传销,是一个正金字塔,因此塔尖的人更受益,正如现在的现实中所表现出来的,明星的微博最是主流。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微博女王姚晨在微博上写了一条信息,内容是她打了一个喷嚏,结果是换来全国两千多万的关注和点击。而一个庶民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发现了UFO的信息,却只有零星的关注和转发。这种现象并不只在传媒界里发生,说到这里袁波的眼中闪现出一丝不忍,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庶民,每一个人也都是表演者,我们希望得到人们的关注,但是人们将太多的精力放在了“名人”的身上。就像每一次国家发生大事件的时候,政府、媒体、街头巷尾议论的、关注的,都是哪个企业捐了几亿元,谁谁捐了几千万,却从来没有人关注过通过网络、通过电话有几亿甚至是几十亿的庶民同样献出了自己的爱心,他们的力量集结起来比任何一个企业,任何一个个人都大。
   
    而知讯码提出的“未知庶”则开创性的将金字塔倒了过来,从地缘出发,先将身边的人和事集于一个身边所处的类似区域论坛,再将这其中的信息如同漏斗的过滤不断优选到更高的层级,最终到达全国。而这一特点则导致了每个用户所发的内容不再囿于自身的粉丝多少,而是都可被与自己有着地缘关系的人群所见,同时,身为观众,又可不断获得身边关心或者满足猎奇的大量分别来自于不同范围的最新内容,所以未知庶既属于每一个庶民又是一个信息的倒金字塔,它将带来一次全新的信息模式的革新。试问,身为网民,谁又不希望自己的内容被更多人见到或者见到更多更有意思的信息呢?
   
    新的创意和概念接踵而至。为庶民寻找听众并不是袁波团队的最终目标,为庶民造梦打造知天使便是另一大噱头。简言之,如果很多传统的扫码软件都只可提供某种商品的信息的话,庶码大会所提出并实现的知天使便是跳开“小巷思维”,极具创意的将每一种商品变作了不同的媒体频道。就像你扫描一个商品就是在切换一次电视台,里面的内容伴随扫描的时间和地域立刻呈现在你的手机上,更具趣味的是,这些频道不再用枯燥的台标或名称区分,而是幻化成一个又一个美丽或者才气的真实的人,毋庸置疑,他们又是一个个庶民,或者叫草根。
   
    笔者被这应接不暇的一个又一个全新的产品和概念不断颠覆着思维,而且一次又一次被带入到一个新的逻辑,本以为在扫码,又开始讲信息庶,刚理解了倒三角,又听闻全新的轻量媒体,这些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功能究竟缘何“凑”在一起,这一产品或模式的核心到底是什么呢?其实,随着理解的深入,真正的答案也浮出水面。
   
    袁波笑,如果现在让你第一次接触QQ,你会不会也被它游戏、聊天、购物、门户乃至微信搞得乱了方寸呢?但实际上,它只是基于一套个人ID系统而拓展出的虚拟空间的应用而已。庶码时代也是如此,林林总总的功能,纷繁多样的体验都如同App Store,是基于空间ID同一系统平台下的应用集群。而这,便是适合中国人的系统创新,它不再着力于单个产品或者商业模式的实验开发,它不再简单抄袭已有的国外的业态或形态,而是真正把中国人的生活习惯蕴于其中,基于本土,源于自然,开创出一个属于庶民、归于物联、长于中国式生活的全新庶码时代。
   
    空间ID,显然不是一个假象的虚幻,知迅码作为这一理论的开创者和践行者在“庶码大会”之后将必定开始他们的城市布局,也许仅仅几天,我们就会在真实的场景中见证这一历程,不管成功也好,失败也罢,在我们的国家太久没有这样一次哪怕尝试或者启迪了。当我们不断错过计算机、手机的平台创新的机会时,当我们不断受制于Windows、IOS、安卓等舶来的系统时,当我们几乎不再相信中国的原创时,我们决不可再在物联时代败下阵来,中国需要的不是乔布斯,而是更多懂得向自然讨教的创变、思辨之人,而袁波便是这一类人的代表。
   
     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筐里
   
    人们的第一次成功往往根源于欲望和运气,而第二次乃至更多的成功则需要智慧和自控。开拓进取越来越成为一个企业的生命源泉。福元九合是一家房地产代理公司,但是在建立初期,袁波将其命名为青岛福元九合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就是从长远发展的角度出发,希望公司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而不是被单一的业务范围所束缚。
   
    任何行业都是有周期性的,没有什么可以成为永远的朝阳企业,而作为一个领导者,就是要不断的开拓创新,为公司的未来,为自己的员工创造一个更好的更稳固的发展平台。“比竞争者学得更快,这也许是唯一能保持企业竞争优势方法”这也正在成为一种共识。无论是走过多年的福元九合还是去年崭露头角的赢商者广告公司,都在不断的吸收各类的人才。袁波认为人才是企业的无形资产,吸收更多的人才,是为了让企业拥有更强的学习能力和求知欲,他的目标是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来进行公司的内部治理。
   
    袁波说,一个百年企业绝不会做单一产品,就像柯达一样,原本的行业龙头,一夜之间不复存在。如果柯达能够早些进入数码行业,它的发展绝不是今天的状态。所以,对于企业而言,没有创新就没有生命。于是袁波将自己的事业划分成若干的版块,涉猎各行各业。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筐里,是他的经营原则。
   
    后记:偏执的成功者
   
    朋友说袁波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工作狂,几乎每天都会忙十几个小时。他有自己的高尔夫网站,参与规划建设过多个高尔夫球场,但是自己却从没有去打过球,即使现在是他说的打球的最好时间。袁波说自己除了工作之外几乎没有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和朋友一起去爬山,他说,只有站在山巅俯瞰山下的人才能体会那种征服者的雄心,为了去爬雪山,他曾经找过王石的教练。他说真正做事的人多少都有一些偏执的执着,一个人爱好太广泛并不是错,但若是没有一份执着,却做不成大事,纵观社会上历史上很多做大事的人,都是偏执狂,人不能刻意去培养太多的兴趣,但总要拥有一颗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