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环球企业家杂志》
拉风的夹克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法国,服装的创新层出不穷,瓦伦蒂诺让晚礼服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女性化和细致”;三宅一生以东方灵感冲击着西方时装界;乔治·阿玛尼则将男服设计的精髓用于女装,引领了时代新女性的气质和精神风貌。
 
 
    与此同时,在法国里昂的工坊里,阿兰·西迈尔(Alain Schimel)也在进行一项创举:将稀奇的动物毛皮变成奢华的皮夹克。
 
 
    这是一件令人惊异的事情。阿兰·西迈尔身为全球顶级皮夹克的发明者,亦是ZILLI品牌的创始人,他的举动还是被法国时尚界视为疯狂。
 
 
    在1970年代,其将南美州类猪科动物西变成了皮夹克,西皮毛是首次被用于制作成衣,这种极富有弹性且加工易导致破损的皮革,对切割和拼接工艺提出了极大挑战,但阿兰还是很好地解决此难题。十年后,阿兰又用15张湾鳄皮制成鳄鱼皮夹克。这位优雅的法国人对《环球企业家》回忆:“30年前,我做出了第一件鳄鱼皮皮夹克,他们(政府)差点把我送进监狱。因为这是太不同寻常的举动了。”
 
 
    此后,ZILLI的颠覆不断,鸵鸟皮、鹿皮……他都是第一位吃螃蟹的人,也是彼时业界唯一这么尝试的成衣孤独者。
 
 
    变革
 
 
    当时,全球同业认为阿兰疯了。那时的皮夹克外套只是一种供摩托车手、飞行员穿着的衣服,从没有人想过用皮革为富人做衣服。
 
 
    这本是一个疯狂的想法,ZILLI又大胆选择主攻皮革,服饰风格是全新的奢华运动风,这对当时的顾客来看,简直就是一种离经叛道的行为。
 
 
    阿兰的创举是开发出“顶级皮夹克”,用最好的皮革—连衬里也要配上豪华的真丝材质。1970年代他买下了意大利裁缝泰奥菲洛·齐利(Teofilo Zilli)的工作室,“现在运动感的休闲风很时髦,当时可完全没有这样的意识。”阿兰向《环球企业家》回忆。
 
 
    不过,彼时欧美市场的反应可想而知。阿兰说,“他们认为我是疯子。”可事实是,阿兰·西迈尔的疯狂造就了ZILLI的品牌传奇。
 
 
    ZILLI品牌诞生的第一件皮夹克,就成了当时世界上最奢华的皮夹克,也是第一件奢华的皮夹克。许多政客、明星、富商相继成为其忠实消费者,包括英国女王夫妇、查尔斯王子、俄罗斯总统普京、拳王泰森等,约翰·列侬的专辑封面也穿着ZILLI的皮夹克。2010年,ZILLI皮革与皮草处理的手工艺,获得顶级时装“充满活力的遗产型企业”奖章,该奖章其他获得者皆为香奈儿、娇兰等法国国宝级品牌。
 
 
    当然,如今ZILLI品牌旗下一副镀金太阳镜售价两千五百美金、一件衬衫售价达到600美元、一件西装售价在3000至7000美元之间……如果目光望向ZILLI标志性的皮夹克,一件商品价值约在1万美元,最珍贵的鳄鱼皮,一件皮夹克约须花费近十万美元。
 
 
\
 
 
    这家法国家族品牌至今家族保持了100%的股权,并独立于大型奢侈品集团之外,其亦不擅长于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一直坚持低调和极奢的ZILLI将目光锁定在顶尖且窄众的超级富豪们,亦包括在中国的顶级消费者。阿兰幽默地形容,客人是“国王与皇后们”,“我卖给有权力的人(men with power)”。
 
 
    ZILLI针对珍稀皮种的处理工艺是其拿手绝活。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坚固皮革的袋鼠皮,经ZILLI处理可成为仅0.3毫米厚的超薄皮革,手感与织物相仿。ZILLI产品不仅看上去精致,如果有机会摸一摸、试穿一下,材质感觉确实爱不释手。“让产品自己说话!与消费者沟通的范畴是,我们都围绕产品和工艺进行着。”ZILLI品牌创始者之女、公关总监亚历山卓·西迈尔(Alexandra Schimel-Fila)解释自己的市场策略。
 
 
    而她自己则对一件天蓝色羔羊皮皮衣情有独钟,她说:“轻且柔软,好像第二层皮肤一样,非常适合日常穿着。”
 
 
    作为顶级皮夹克的发明者,阿兰继续着自己的“疯狂”,从1972年起,这家传统家族品牌就要在集团化企业的夹缝中生存,拥有独特的工艺品质以及持久专注力,变成其在奢侈品界成功的立身之本,正是反传统的他,在众多奢侈品牌的夹缝中,找到一条“皮革料专家”奢侈品类的生存地位。
 
 
    回到当初为何选择这一条路?阿兰笑称:“我找的裁缝做布料不是很擅长,所以就做了皮革。”那如何成功把疯狂的想法转化为现实?阿兰称自己的秘密就是,“首先,你要有欲望”。
 
 
    寻觅新品类绝非易事,阿兰亲自穿梭在全球各地,搜寻各种有趣的皮料。很多珍稀皮革都是在全球各大拍卖会上所得,来自法国的牛羊皮绒面革、澳大利亚或者美国的鳄鱼皮、北欧的鹿皮……拿到皮料后最大困难便是“加工”。
 
 
   “鹿皮是不适合做衣服的”,ZILLI的工匠需尝试大量工序处理,“你不敢尝试就无法达到想要的效果,这个道理简单明了,所以我们去实验,直到找到方法。”让坚硬的鳄鱼皮经过软化得出与布料相似的沉落感或经过白蜡、珍珠等材料加工使其得出镜面、烟色或金属光泽的效果,让毛丝鼠裘皮获得独特的光泽和柔软触感,工艺的积累只能一步步来,处理方式也是严格保密不外传的。
 
 
    因此,ZILLI的皮夹克等皮革类产品至今只在法国里昂的工坊制作,在那里传承工艺、培养工匠。从切割、皮料的组合缝制、绣工,最后到完工阶段,ZILLI全部手工完成。而且ZILLI没有所谓“生产流水线”,主要制作全由一名裁缝来完成,“就像传统时期的裁缝”,阿兰介绍,“就我所知,这是唯一能制作出真正顶级成衣的方式。”这就不仅使得制作周期拉长,一条皮带6小时制作,一件衣服则耗时2至3天、大约20小时才能完成。培养一名合格胜任的裁缝,培训的耗时大大增加,“我们要求的标准,没有现成的学校会教给 他。”
 
 
    在ZILLI全球超过300名的员工中,其中超过100人是位于法国里昂的工匠团队。
 
 
    不过,这一数量依然无法满足其需求,皮夹克一年产量尚不足8000件。为了进驻中国市场,ZILLI需要首先进行生产重组,品牌总经理、阿兰之子劳伦·西迈尔(Laurent Schimel)表示:“先扩充里昂的工坊,增聘工匠,确保工坊有能力增加产量又不减损质量。这绝不可能通过工业化的大量生产模式实现。”
 
 
    顶级成衣制作需要的是时间、最好的材料、对于细节持续的专注。阿兰秉承品牌创立之初,“用很好的材料制作顶级成衣”的初衷。除坚持用皮料制作,还使用山羊绒、丝绸等最顶级面料配合。2009年春夏系列中,ZIILLI创新的24k金线首次在成衣制作工艺中应用,一件黑色羊绒衫即以金线作为前口袋的装 饰。
 
 
    传承
 
 
    完美品质来自家族的100%持股。“这是我的小孙女Emily。”现年71岁的阿兰向记者展示手机上的照片,他对家人的爱意溢于言表,接着他说:“next boss(她就是下一个老板)!”
 
 
    ZILLI自创立之初,坚持100%家族持股,每位成员都在公司内任职。妻子罗伯特·西迈尔(Roberta Fiocchi-Schimel)向《环球企业家》回忆了其30多年前第一次遇到阿兰的情景,“我还记得认识他的第一个晚上,我们一起吃饭,他就给我一场考试,他问你知道普鲁斯特、司汤达等法国作家吗?”阿兰也毫不留情地下达严格要求,“你要在米兰为ZILLI建立办公室”、“帮我去找世界上最好的鞋子来”。至今,罗伯特担任ZILLI品牌的时尚总监,负责选品。他们的子女也纷纷加入家族企业,儿子劳伦·西迈尔是品牌总经理;女儿亚历山卓负责市场和公关;儿媳妇负责女式皮包;女婿负责西装,担任品牌销售主管……家族中一共有10多位成员在ZILLI工作。
 
 
    阿兰对家族传承颇为骄傲,其对《环球企业家》说:“我们愿意保持这样的存在方式,一个家庭主导的文化。”这是对ZILLI始终追求最好工艺的保证。
 
 
    100%家族持有使得ZILLI形成了独特的“稳中求进”的企业特质。
 
 
    为什么直到2012年才进入中国?正如亚历山卓所言:“我们不愿妥协作品质,因为产能有限,作为小型家族企业,我们精力有限。”ZILLI习惯于一步步慢慢地来做。
 
 
    在大多数奢侈品进入中国之时,ZILLI正忙于拓展俄罗斯及扩张产品线。在20年间,俄语市场长期占据ZILLI一半销售额,成为其全球最大市场。寒冷气候使ZILLI皮衣大受欢迎,至今在俄罗斯拥有20家门店。“我们之前在俄罗斯从莫斯科开始,慢慢拓展到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等超过35个国家和地区。现才有精力来到中国,开拓总要一步步实现。”
 
 
    ZILLI品牌价格属于顶级奢侈品,但在中国其品牌鲜为大众所知。进入中国内地时间尚不足两年,2012年才于北京半岛酒店开设中国首店。但后来者居上的中国区营收竟两年内蹿升至全球第二,仅次于ZILLI经营二十年的俄罗斯市场。“足以说明需求以及我们的销售成绩有多壮观了。”亚历山卓向《环球企业家》表示。这还不包括,中国客人在ZILLI海外店铺的豪爽消费,其巴黎旗舰店15%销售额由远道而来的中国客人买单。阿兰说:“因为他们有好的品味,ZILLI拥有最佳的品质,那追求质量的客人自然会找到ZILLI。”
 
 
    阿兰记忆中最昂贵的一件皮夹克正是为一位国王所定制,连衬里的料子都是俄罗斯紫貂毛皮。类似,一件南美栗鼠和山羊绒混织的外套是豪客摸过最柔软的衣服,竹和棉混合的T恤穿在身上完全没有重量 感。
 
 
    因此,在中国不同城市开店、以不定期路演的方式,最大程度让消费者近距离体验产品材质本身是ZILLI开拓中国的核心方式。
 
 
    仅2012年下半年其在沈阳、长春等地一口气开出六家店。采访当天,品牌创始人阿兰·西迈尔刚从哈尔滨店飞抵上海,出席其中国首家旗舰店的正式开业仪式。位于上海外滩6号一层的600平方米旗舰店,仅次巴黎ZILLI的世界第二大店铺。在奢侈品牌纷纷撤离外滩及对中国市场、收缩战线时,ZILLI可谓逆势而上。
 
 
    如此快速的发展势头背后是中国消费者的不断成熟,从只认LOGO与名气阶段上升为注重品质的需求跃升,“上层消费者正在寻求顶级品质来实现自我与大众的身份差异。”
 
 
    继承
 
 
    当然,ZILLI也不是在任何市场都一帆风顺,但其不缺乏耐心和长远眼光。70年代阿兰将皮衣批发到美国,结果并不成功,阿兰立刻将精力转向攻占欧洲和中东市场,苏联解体后又瞄准俄罗斯。但是40年后,趁着金融危机的时机,阿兰重又回到美国市场,抄底拿 下店铺资源。他表示,“现在我又回去了,在纽约、 华盛顿开了自己的店,今年年底还会在迈阿密开 店。”
 
 
    在产品开发方面,ZILLI也自有其节奏。品牌创立的前20年专注皮革,1996年开始发展出西装、衬衫、领带、针织衫等;又过了十年,开始逐步引入珠宝袖扣系列和眼镜系列产品。如今ZILLI拥有全系列的男装产品,但女装仍仅限于皮包和皮革皮草,亚历山卓表示:“男装我们花了十多年时间才建设完成,女装也会逐步建立。”
 
 
    “自由”是女儿亚历山卓最仰慕父亲的性格之一,“最好的体现就是他对于保持ZILLI独立的坚持上”,如今时尚行业大多是大集团的天下,而ZILLI不从属于任何集团,“这就是他的自由。”她表示。
 
 
    对于子女,阿兰也给与了充分的自由。在成长过程中,并未安排特别的培养。“当时公司规模很小,小时候他们大概也没预期事业能做到如今程度。”亚历山卓表示,“我和哥哥都学我们想学的、做我们想做的,获得我们自己的人生体验。”和父亲、母亲一样,亚历山卓选择的大学专业是法律,曾梦想成为一名律师。但毕业后,正值ZILLI发展俄罗斯市场、扩张产品系列的快速增长期,帮忙家族事业成了其唯一的选择。
 
 
    她所有有关皮料的知识都是到实地学习的,从业务拓展一干15年,4年前担任市场负责人。
 
 
    亚历山卓并不担心自己的能力,因为她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重要一课就是:意志力,追求成功和自由的意念。她的父亲就使第一件顶级皮衣成为了现实,当问及其如何培养子女加入家族事业中来,阿兰如此回复:“这是一个关于意念力的问题,如果你有意念力,他就能做到。”
 
 
    “和妻子一起做事业不容易,午夜才能达成一致。”他笑言,那么多家庭成员参与进来,达成一致也不容易。“我们是民主的,但的确是不容易的。”ZILLI家庭规矩是会议、工作可以在办公室、在店铺、在展示室或者在工厂,但绝不在家里。
 
 
 
   
本文图片及文字均来源于: 新山东高尔夫合作机构----《GE环球企业家》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