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环球企业家杂志》
向深圳去
    8月6日,在英特尔与合作伙伴的发布会上,开场表演还未结束,一位身着白衬衫的男人从第一排倏然起立。他挥舞着双手,不太自如地以说唱方式呼喊着英特尔的口号。他是英特尔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杨叙,如此随性的表演还属首次。
 
 
    他的确应该庆祝一下。2014年上半年,英特尔在不擅长的领域交出了一份抢眼的成绩单。其平板电脑销售量已达到1500万部,完成此前4000万部平板销售计划,似乎也并非难事。并且,他们将在今年合作推出200款多平板电脑。
 
 
    此前,英特尔发力平板电脑并不被看好。2013年4月,深圳市微步电子有限公司(简称微步电子)董事长黄建新和副总经理刘超正忙于笔记本和主板的开发计划。但很快,他们就将计划书扔在一边。
 
 
    “看得出英特尔非常有决心。”刘超询问道。黄建新没有回答,而是起身抹了一把墙壁上渗出的水珠,时值梅雨季节,潮湿闷热令本地人也觉不适。不久前,英特尔ODM地区经理王一栋登门拜访,他们要做英特尔平板电脑,希望与黄合作。但“做PC,英特尔是绝对统治者。做平板,英特尔连影子还都见不到。”黄建新告诉《环球企业家》。
 
 
 
 
    他们并不看好这个外来户。早在2011年,外界就对英特尔的移动布局颇有微词。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史蒂夫·乔布斯在其自传中对英特尔的批评:“他们真的很慢,就像一艘蒸汽船,不灵活。”彼时,英特尔仍得意于PC业务收入的持续增长,如同得意于昙花一现的过渡产品上网本一样。其销售高管坚定地认为,“还没到火烧眉毛的时候,平板电脑只是一台额外的设 备。”
 
 
    事实上,动作迟缓、傲慢自大,令英特尔在移动市场的行动整整迟到了两年。同期,它的竞争对手们早已高奏凯歌。据Gartner发布的《2014年第二季全球设备出货量报告》,到2015年平板电脑的出货量将会超过PC。但直到2013年,英特尔只有30款平板电脑,全球销售量不过千万部。值得一提的是,仅深圳一域,年生产平板电脑就达到1亿部。英特尔进军平板市场的过程,也如同它的另一位合作伙伴、昂达电子副总裁柳徽坦言的“产品合作开始挺不顺利”。
 
 
    “我们的机会来了。”黄建新最终下定决心。他认为,英特尔实力雄厚且提出的支持非常直接:如果产品设计欠缺,则派技术团队支持;如果对产品尚无信心,则可以先期提供若干开模费用,凡此种种。
 
 
    非止如此。2013年英特尔还推出了CTC(China Technique Ecosystem,中国技术生态)计划,联合了蓝魔、台电等十四家深圳本土平板厂商,打造白牌产业链。英特尔还直接找到大量平板方案公司和整机公司洽谈合作,它们的出货量都在10万部级别以上。英特尔移动产品生态系统市场负责人张晓波曾对《环球企业家》表示,英特尔在深圳合作的就有25家ODM和100多家OEM。
 
 
    投资不遗余力,产业布局也风生水起,但获得市场的认同并非那么简单。英特尔虽放弃“门第”偏见,主动俯就白牌厂商,甚至免费提供AP(Application Processor 应用处理)芯片,但2013年的成果仍不明显。甚至平板厂商只是利用英特尔的补贴赚钱。
 
 
    事实上,英特尔此举并非首创,早在2012年高通就推出了QRD(Qualcomm Reference Design,高通参考设计)计划,欲提供保姆式的交钥匙服务,籍此招安山寨厂商,甚至包括一些作坊式的手机厂商。诚意不可谓不足,姿态不可谓不低,但它还是未能适应深圳这个硬件生产的丛林,相关部门一度裁员。质疑,成了谈论英特尔能否成功的关键词。
 
 
    挑战首先来源于技术方面。深圳平板厂商大多习惯ARM体系架构,并不熟知差异极大的x86架构。“没想到这么大挑战。”昂达电子(下称昂达)副总裁柳徽对《环球企业家》说。八层、三阶和盲孔板等,大量的专业术语背后意味着,以往一块主板生产周期只要五到六天,而今要用到三个月。同时涉及到相关的生产工艺和材料也不再熟悉,让很多厂商望而却步。
 
 
    更大煎熬在于磨合。“英特尔去年就来和我们谈合作了,但并不合拍。”酷比魔方总经理吴梅对《环球企业家》说:“虽然每次来访人物职称都不停升级。”英特尔最早找到了一家方案公司展开合作。但这家叫天之伟业的方案公司,是由酷比魔方的竞争对手投资的。不难想象,乱点鸳鸯谱的做法并不讨喜。“这样一来其他品牌都比较难做,”吴笑称,“当时是原道(原道数码电子有限公司)跟上去做的,但做得很痛苦。”
 
 
    接地气
 
 
    吴梅来自四川,与丈夫一起创办酷比魔方十余年,以MP3、MP4起家。英特尔中国区CTE市场部总监杨斌(Brant Young)曾告诉《环球企业家》,“中国平板产业链最早正是做MP3、MP4出来的,他们将安卓系统安装到MP4上面,推出了平板。”
 
 
    这种应势而变的做法非常山寨和草根,但却真正能代表深圳硬件产业的特点—实用,快速。当然,酷比魔方并非什么产品都做。“相对比较专注,因而拒绝了很多方案公司。”吴梅表示,她考虑的是能够走得更远,拒绝英特尔的要约正因于此。显然,这也是业内人的担心。毕竟,英特尔并不熟悉本土产业环境,产业链用钱砸都砸不出来。
 
 
    转机出现在2014年初。英特尔再次拜访酷比魔方,并且带来了新的解决方案。这回拜访酷比魔方的是王一栋及其团队。提供的条件不变、有坚持不懈的合作诚意,这回酷比终于被说动了。“按现在英特尔的决心,一定要落地。只要他们的方向不变,我们就不会变。”吴说。
 
 
    即便如此,试错也在所难免。按英特尔投入深圳市场的路径,它最先接触的是方案设计公司,合作开发相对成熟的解决方案,将其产品化,再由方案厂商将方案卖给其现有客户。这样做出于两种考量,深圳当地有四百多家平板企业,每一家客户的需求都不尽相同,英特尔单打独斗无法应付。另外,设计方案公司从中亦可收取服务费,繁茂了上下游,即整个生态系统。
 
 
    微步电子就是这样的设计方案公司,也是英特尔第一批找到的合作伙伴。“我们对ARM和x86架构都非常熟悉。”刘超表示,他们从立项、设计、测试一套方案,30天就够用了,其他厂商多则两个半月。所以从一开始双方就合作得异常紧密。英特尔方面也想将ARM公司对厂商的支持方略学到手,并不断比较彼此的差异。他们请教的对象,自然是平板设计厂商。“英特尔的技术人员每周都会来两三次,而业务人员每天都会在这里。”刘超说。
 
 
    令刘超等人感到诧异的是英特尔的态度。他表示,只要有人愿意做英特尔的产品,无论大小,哪怕是百人不到的小厂商,他们都愿意去谈合作。之前的英特尔根本不会这样。如果说,英特尔从深圳的白牌厂商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接地气!他对英特尔曾经的做事风格非常熟悉,在一次演讲中甚至将英特尔的特点总结成若干条,听得四座惊诧。
 
 
    但作为英特尔的合作方,刘超至今对第一家与其合作的公司深圳市华瑞安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华瑞安)记忆犹新。“老板是温州人,决策非常快。”刘说。事实上,那时并没有多少厂商敢尝试他们帮英特尔做的方案。
 
 
    从局外人的角度来看,这是一场和时间赛跑的接力。微步电子与英特尔正式合作在2013年6月,当年7月整机解决方案出炉。9月,华瑞安做出采用微步的英特尔平板方案的决定。10月,印着其LOGO的产品就已上市。可以说,正是深圳厂商快速决策带来的示范效应,令英特尔得以团结更多的深圳平板厂商。
 
 
    “一个产品,大厂商需要开发九个月,我们两三个月就上市。了解市场信息之后,确定下来马上就做。”吴梅这样描述深圳厂商的速度。她表示,英特尔很规范化,做任何事情必须通过各种流程。例如,所用各个元器件必须要通过各种认证,价格和采购周期都有审批制度。“深圳的公司,流程虽然不完善,但是动作非常快。英特尔至少要7天到15天,先申请,再审批,下来后方可办事。”酷比魔方的产品总监王书军对《环球企业家》描述说,“他们流程繁杂,但和我们打交道时必须简化。”
 
 
    但在深圳,英特尔变得更本土化。“英特尔推出的V2把工艺降低了,制造的难度降低了,生产的周期也减短。”昂达副总裁柳徽对《环球企业家》说。合作两三个月后,应用英特尔技术的难度被进一步降低,更多的厂商开始加入这个阵营。
 
 
    如今与英特尔的合作变得更为简单。“英特尔会支持我们一些广告位置。假设在下午三四点钟,我们发现网上某个广告位的确很有效果,直接告诉市场部要上这个广告位,明天就能看到。”王书军说。
 
 
    合作
 
 
    英特尔的优势是,有一整套比较完善的制度和思路比较清楚。“我们一直有线下活动,这对传统厂商而言是重点。”英特尔中国区市场部总监张怡对《环球企业家》说。英特尔有上万家店面,覆盖了全国850座城市。这让产于深圳的商品辐射到全国,尤其对开拓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者非常重要。
 
 
    此外,英特尔还利用其全球4000名销售人员,将深圳变成平板产品的原发地,此前很多企业并未有开拓海外市场的计划,如今也出海成功。“国内的这些厂商,70%出口在国外,30%在国内。”张怡说。
 
 
    英特尔与深圳厂商的合作是全方位的。从营销到渠道,再到技术,可谓巨细靡遗。小插曲是,5月26日,酷比魔方和英特尔共同召开发布会,并预计在6月1日全面上市。5天的量产期却发生了产品质量的问题。发布会的展示产品是几千台的试产,大规模的量产却发现了13%的不良率:触摸屏、摄像头都出了问题。
 
 
    当天上午上产线,下午四五点钟出现问题,酷比魔方先找了产品提供商,解决不了。晚上八九点钟通知了英特尔。对方马上研究对策。
 
 
    第二天一早,高宇带领着一队工程师赶赴工厂,在十几平的会议室里,干了一个通宵。终于赶在6月1日上市之前将发现的问题解决了。这样的合作解决技术问题的事情在与英特尔合作的每一个厂商中都有发生。为了更好地沟通,甚至还将深圳厂商的技术人员接到上海英特尔技术实验室接受培训。
 
 
    英特尔通讯事业部产品线运营总监洪力曾对《环球企业家》半开玩笑地说:“英特尔深圳和英特尔其他地方的员工是不一样的,我们九十点钟下班并不算早。”这或许是这个城市产业整体的风格,但更重要的是,英特尔的工程师其实是24小时待命的。
 
 
    合作是双赢的。平板商就曾根据网上用户的反馈,提醒英特尔,仅具备WiFi功能的平板销量并不好,具有3G功能的通话平板才是三四线城市用户更为青睐的。这样的提议,对于以往的英特尔无啻于要求苹果公司提供双卡双待的手机。然而,英特尔欣然采纳了这样的方案。同时,针对安卓和Windows 8互相刷系统的英特尔平板也已经问世。从399元到3999元 ,英特尔不拒涓流的做法,赢得了近150多家深圳平板合作伙伴。
 
 
    2014年6月,梅雨季节刚刚过去,深圳正式进入炎热雨量充沛的夏季。在深圳西丽镇的工业区里,一批等待盘点的英特尔Windows 8平板码放在工厂,等待装箱。王书军点亮一块平板电脑说:“如今电商渠道卖得更好,我们在网站上的销售仅次于苹果iPad了。”
 
 
   
本文图片及文字均来源于: 新山东高尔夫合作机构----《GE环球企业家》杂志